萧萧麻豆传媒

“还记得刚才我所,炼器师所炼制极致之处,人亦可炼嘛!修身炉,就是我专门为了这件事而炼制出来得。”马仙洪看着身前得这个鼎炉,脸上带着些许自豪之意“不过就现在为止,这个修身炉还并不算完美。还只是一个残缺品。”

“不得不承认,事实就是这样,现在修身炉还不完善,凡是进入这里面得人只能成为根器中得下品。。。所炼制出来得根器都是根据执炉者来使他们获得相应得能力和成就,所以,执炉者这一方面,也有着很大得相关因素。执炉者越强,他的赋越是优秀,所创造出来得根器也就越优秀。。。”

“修身炉,我一定要将它给完成,将它变得更为完美。不过我还需要通过更多得测试才能找出这其中所存在得问题,弥补这其中得不足之处。。。我请二位来我这碧游村得目的,其中就是有此意。。。帮帮我吧,有关于术士这一方面得人才,我想请二位,成为那执掌鼎炉之人,帮我来完成修身炉。。。”

“待修身炉完美出世之时,只要两人愿意,完可以用那修身炉来提高你们自身得实力,能够提升到一个你们自己都难以想想的地步。”

听着马仙洪得话,还有话中得那股子得豪情。使得王也陷入了沉思。一旁得诸葛青眉头一皱,看了修身炉一眼,随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修身炉中所蕴涵的怪异的炁越来越强,当然,这股炁在异人之中,也只是普通那个级别的而已。修身炉中的光芒越来越亮,鼎炉再也掩盖不住其中的光芒,泄露出来的光芒将整间房屋内都给照亮。

看着鼎炉散发出来的光芒,马仙洪看着鼎炉的光芒,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亮光,嘴角翘起一抹邪笑。最后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王也和诸葛青两人,脸上带着那种和蔼可亲,真诚的笑容。变脸可谓是不一般的快。“二位觉得如何~!?”

“噢!~!挺神奇的,了不起。。。”在沉思当中的王也反应过来,有些尬然的回答着。一旁的诸葛青也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看着心不在焉的两人,马仙洪并没有生气,反倒是一笑,随后转过身来继续看着修身炉。

没过多久,修身炉中的亮光彻底消散了开来。‘咔~!’修身炉的鼎炉门打开,当中的刘当缓缓的走了出来,他不停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只见他的双手之上闪烁着红色的光芒。这其中所蕴涵的炁感,不容作假。刘当脸上掩饰不住的欣喜,随后散去手上的光芒,来到马仙洪的跟前,抱拳深深的鞠了一个大躬,这对于一个格斗家来,是来自他最崇高的敬意。“

。多谢主上赐予我新的力量。”

“没事,这是你应得的。去吧,熟悉你新的力量。”马仙洪无所谓的挥了挥手,笑着让刘当下去,让他自己熟悉新得的力量。

纯情可人少女丛林唯美动人写真图

————————

对于他来,只是制造一个下根器而已,简直就是很随手的事情。就连他现在所制造出来的那些傀儡娃娃所拥有的实力都比这些下根器所拥有的力量还要强。不过是相比较于人来,傀儡的自主能力还是不行,有很多命令只能靠着人来执校要不然,实话,马仙洪还真是看不上这些下根器。

至于幕林之前在柳家弯所遇到的那些人,则是马仙洪所搜集来的各种珍稀材料所炼制出来的根器。能够使人瞬间拥有极为强大的实力,当然,这也仅限于使用者之前就拥有了很强的力量。换个法,这些东西是专门为那些被逐出家族或者被废除功法的人专门使用的。

不过由于所炼制这些东西的材料是在是很是珍稀,所以马仙洪费尽了这么长时间内所搜集的珍稀材料也只是炼制了几个,作为给自己的心腹所使用的,只不过他也想不到中途会被幕林给砍掉几个罢了。有管柳家弯那边的事情,本身就是还要等一个月的时间才会有结果的事情,所以柳家弯那边自己的手下被灭,这边马仙洪并不知道。他估计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暴怒吧。本就就炼制了那么几个,一下子就被莫名其妙的消灭了三个。

————————

“是~!”刘当遵从马仙洪的命令,很老实的就除去了,走的急匆匆的,他可迫不及待的想要实验一下自己新获得的力量。

至于那个金勇,则也是跟着那个刘当一起出去了。他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知道自家主上想要和另外两去独交流,所以他也就出去了。

不过并没有,马仙洪再跟着王也和诸葛青又了几句之后,便双方散开了。王也和诸葛青两人,随处在碧游村里找了一处风景挺好的地方坐下。

“我,老诸,你不会是,对那个神秘修身炉心动了吧~!?”王也看着一便的诸葛青,他也注意到了,就在刚才,诸葛青一直盯着修身炉看着,眼中的意味不清道不明。

“也许吧,谁知道呢~!或许那个家伙真的的让我很心动也不一定呢~!”

“这种凭空获得的力量,让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可别糊涂啊~!”王也摇了摇头。

诸葛青没好气的看着他“你啊,也不用一直这个样子。不久赢了我一次嘛,也没什么,又不欠我什么。。。”

王也听着这话,有些心虚的脸摆过去,不敢看着诸葛青“那什么,其实吧,我其实还真是感觉有些对不住你。。。”

呃!?诸葛青一愣,这什么鬼~!

“其实吧,本来我是不应该来参加罗大醮的,也就不会认识你这货~也就是,我本来就不用跟你打的。”王也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本来是不愿意来这个罗大醮的,不过在之前我给自己卜了一卦,可是其中的结果模糊不清。为了验证这一卦我才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