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ios安卓版app

.630shu.co,最快更新能小医神最新章节!

酒桌上再次热闹了起来,韩父韩母虽然依然同胡家高谈阔论,但偶尔会回来顾及一下王振,对胡母明里暗里暗示胡成秀和韩玲儿的话也没那么积极了。

胡母却觉得他们是有了巨款瞧不上他们胡家了,对韩氏夫妇的人品有些不齿,但终究还是抵挡不住亿万元的诱惑,桌下轻轻的踢了踢胡成秀。

胡成秀却比胡母更加难受,想到韩玲儿这个容颜绝美又有钱的人竟然要跟王振在一起,他心里就暗恨不已。

“玲儿,如果明天没时间,我们可以约在以后。”胡成秀笑着说道,“汉江近些年的发展势头不错,我也想在这里建立一个子公司,可以给我一些建议。”

“对啊对啊……”胡母连忙助攻。

“不只如此!”胡成秀看了王振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嘲笑,“我也对玲儿妹妹的性格很喜欢,虽然有男朋友了,但我还是想要尝试着追求一下……”

桌上的一人一惊,都没想到胡成秀竟然如此大胆,敢当着王振的面这样说。

韩玲儿脸色有些难看,正要拒绝,却听胡成秀又说道:“我这个人在Y国生活惯了,爱情观有些不一样,喜欢的就要去追求。我知道王医生心里肯定不痛快,但是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们还没有结婚钱,我还是有公平竞争的机会的。”

“啪!”胡成秀的话还没说话,不远处的桌子上突然传来一阵铁盘落地的声音,随即一个男子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去妈的,知道大爷是谁吗?竟然敢讹我!只有二百五,爱要不要!”

王振桌上的人停下话头,发生争吵的地方看去。

那桌子上坐着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其中一个正站着训斥着服务员。

粉嫩少女嘟嘟嘴娇俏可人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快速从跑了过去,点头哈腰的给几个年轻人道歉,又训斥服务员道:“弯哥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打六折的道理不懂吗,赶紧给弯哥道歉!”

“不必了!”站着的年轻人手臂一甩,不耐烦的说道,“今天看在严老板的面子上放他一马,我们带走的盒饭呢?”

“您稍等,我马上让人送过来。”中年人对服务员招招手,又对几个年轻人鞠躬道歉一番后,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老严。”韩庆元伸手拦住中年人,“怎么回事?”

“韩老板啊。”饭店老板深深的叹了口气,“还能是怎么回事,混帮会的呗。”

韩庆元点点头,表示了然,又听店老板说道:“现在这些帮会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之前给他们打八折,还是不行,现在已经打到六折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啊,他们就要吃白饭了!”

服务员将包好的盒饭递给年轻人,年轻人冷哼了一声,朝桌子上的人一招手道:“走!”

店老板不敢再呆,连忙往后面跑去了。

“看什么看!”见旁边桌子上的一直盯着他们看,年轻人踢了一脚桌子怒声道。

被呵斥的人连忙转过头去。

王振桌子上的人也安静了下来,避免惹祸上身。吃一顿饭而已,虽然不怕得罪这些人,但也没必要给自己找不愉快。

见没人敢说话,几个年轻人更加得意起来,边往外走边四处打量,看见韩玲儿长得漂亮,还吹了口哨,但这声口哨还没吹完,年轻人就一腿撞在桌腿上摔了个差点摔了个底朝天。

“弯哥?”

年轻人慌忙站稳身体,目光再次落在韩玲儿身边的王振身上,嘴唇不由颤抖起来,连忙拉住旁边的人惊慌的道:“走……走。”

其他人不明所以,但也多说什么,跟在年轻人身后往外走去。

“站出!”王振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啪!”年轻人立马立住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明眼的人还看的出来,他的后背一直在瑟瑟发抖。

跟在年轻人身后的几人转过身看向王振,皱眉叫道:“小子,叫谁……”

“砰!”说话的人被一脚踹飞,连带着旁边的桌子一起倒在地上,被叫弯哥的年轻人哆哆嗦嗦的骂道:“去妈的,会不会说话!”

说完又快速的来到王振面前,用力的鞠了两躬说道:“王少……啊不,王爷,您怎么在这?”

王振没有去看桌子上几人震惊的脸,也没有去看恭敬的年轻人,轻轻的玩弄着手里的筷子,沉声问道:“是昌领的人?”

“现在是永和的人了。”年轻人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汗说道,“罗……老大死后,大部分昌领的地盘都被永和占了,现在我跟岳老大混。”

“哦,罗老大死了?”

年轻人身体一哆嗦,连忙点头道:“是……是的。”

“知道他为什么死的吗?”

年轻人偷偷瞥了一眼韩玲儿,心里更加胆寒,罗子赛就是绑架了这个女人,才会害的他和自己老爹都被人砍掉了脑袋,自己刚才朝她吹了个口哨,这个杀魔不会连自己也不放过吧:“知……知道……他是因为得罪了王……王爷,才会被砍掉脑袋的。王爷……那个,我不是有意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啪!”胡母的筷子掉落在地上,她神色尴尬的笑了笑,连忙弯身去捡。

“呦,这不是王老弟吗?”一道响亮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王振扭头看去,见董汉安和刘玉洲走了过来。

董汉安一身便衣,刘玉洲却穿着警服,看见两人过来,站在王振旁边的年轻人更加恐惧了。

“董局长。”王振站起身,同董汉安握握手,却没有理会刘玉洲,即便当初他救了董婉和柳月婷,刘玉洲也没有轻易放过他的意思,这个中年人,有和萧梦佳一样秉持的正义。

“这几个小子是不是又在这闹事呢?”董汉安一巴掌拍在年轻人的头上,面露威严的道,“让老子吃个饭都能接到报警!”

王振瞥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见店老板正探头探脑的打量着这里,显然是他报的警,至于董汉安,应该是在附近吃饭,才这么快的赶过来。

“王医生,请问这周三的下午在哪里?”刘玉洲扫了一眼噤若寒蝉的年轻人,淡淡的问道。

“我不是说了么,周三下午王老弟在参加我堂弟的葬礼!”还没等王振说话,董汉安就皱着眉头说道,“也调查参加婚礼的那些人了,所有人都说见过王振,他也一直在那里,怎么可能有嫌疑。”

呵斥完才向王振解释道:“是这样的,最近附近有些不太平,昌领商会的前会长罗忠和他儿子被人生生砍了头——啧啧。”